0%

【Rebuild 2017】 极客公园2017奇点创新者峰会

这是一个机器崛起的时代,这是中国新生独角兽和潜力独角兽最扎堆儿的商业聚会,每年都会有针对技术和商业潮流趋势的探讨,也会有科学与科技新边界的视野刷新。幸运的是有机会参加了今年的极客公园奇点创新者峰会,遗憾的是只亲身体验了第二天的活动。在这次大会两天的议程里,各个领域的创业先锋和变革的领导者都分享了自己干货满满的观点,下面是这次峰会中个人感触颇深的几个部分。

鹏友说

胡玮炜

靠一个技术赢不了竞争,但技术信仰可以。

这是峰会当天,极客公园微信公众号的一篇推送的标题,内容就是关于与摩拜单车 CEO 胡玮炜的鹏友说的推送的标题。

张鹏:当时她在演讲中有这样一个片段:「我的前老板就是张鹏,当时我跟他说,我想做一个产品,能够让人们在城市里面随时随地可以骑到自行车。他当时看着我说,你疯了吧!」
后来就很多人问我这件事。我记得我当时的反应是,「这得花多少钱,得弄多少辆车啊?」你当时自己没觉得这件事很疯狂吗?
胡玮炜:还好吧!你想想看,它又不是造火箭,只不过是摆一辆车,你可以用手机扫二维码开锁。然后你要制定一些规则,去规范人们的行为。可能你还要去跟政府、媒体交流,让他们来认同你的想法,并且能够给出一定的空间,让你去做这件事情。
张鹏:你这个逻辑都对,但是我觉得要花好多钱。可能那个时候我的角度是想,成本这么高,是不是要有足够多的资本支持?当时你是已经想到了,一定会有很多资本会支持这件事吗?
胡玮炜:其实没有想那么多。一开始其实是没有办法把每个细节都想得很清楚的(当然产品不一样啊),但至少可以先把这个原型先做出来。另外我觉得,很多事情总有办法解决吧。当时也比较天真,我想的是总有办法解决。
张鹏:有时候创业就是这样,如果在一开始把所有的困难都想完,可能这事就没法往下走了。但一转眼,其实也就一年多的时间,这件事就发展得非常迅速。

ZZYSAY: 其实不只是创业,做一个项目,做一个计划其实都是这样,如果一开始就想把所有的问题就想出来都提出详细的解决方案,可能我们需要花上很多的时间后发现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所以不管是做事还是做项目,我们可以用互联网的思维来处理问题,先推出一代产品(框架),然后不断的迭代,在迭代的过程中,吸收行业内最顶尖的技术,完善自身。

罗永浩

如果有一个创始人不想让公司倒闭他总有办法。

这是峰会压轴的与老罗的鹏友说环节,张鹏说的一句老罗说过的话。

张鹏:融资也不顺利,你自己当时好像说过心态不好,要被收购做产品经理了。在那一瞬间,你认为是不是2016年扛过来非常艰难?
罗永浩:是,2016年是最凶险的一年。这里面很有意思,“XX收购锤子,老罗淡定回应斥其为谣言”,XX收购锤子是真的,但我在发微博回应是谣言,那是真没谈成以后发的;我们说要倒闭这也是很接近的一项,差一点要倒闭了,创业过程中我们终于和前辈企业家一样,有幸经历了两次发不出工资,第一次是三天,我们跟他们说银行系统出了问题,所以有一笔到款晚了,只能下周发,那次是周五还是周四,说只能下周给大家发工资。公司员工纷纷议论,要么说实话,要么编一个像一点的,怎么编这样的。
张鹏:锤子的员工智商都很高呀。
罗永浩:真相是这样的,因为这时候第一不适合讲真话,因为有很多同事很单纯,他就埋头干他的活,如果告诉他下周,他会埋头继续写代码。维持这个状态很重要,因为我留有后手的,如果下周真的倒闭了,我们有一些库存的存货,按照国家的法律程序,企业倒闭是有一套流程和法律规定的,第一批要管的是员工工资,我们预算内是留出来的,一定不会出现说工资没发,老板潜逃,这个事情不会发生。顺便给大家普及一下,为什么有些企业老板倒闭就倒闭,为什么又失踪了呢?因为他最后抢救公司的时候跟黑社会借了高利贷,这是很可怕的,你跟黑社会借了高利贷还不上的话,他就跟你商量是卸左胳膊还是右胳膊,卸左大腿还是右大腿,使得一些企业老板最后就逃掉了,他不是要赖掉那些工资。我们虽然当月没有发工资,但有一些库存,最极端的情况下可以割肉转让卖掉,工资发出去再完成倒闭程序的,我心里是有这个底气,如果跟全体员工说发不出工资,那公司人心惶惶,大家就没法正常进行工作了,所以我们不得不撒这个谎。但我的底气是我手里备着存货割肉或转让一定能把这些货甩出去的。
第二,我们编的理由其实非常好,但是因为他们不懂银行运作的,一致认为借款不好,其实银行到帐晚几天是常有的事儿,本来这批货款没有到,本来编得很好,结果他们不知道银行是怎么运作的,还以为银行从来不会出任何问题,就说我借口编的不好。所以,我这个产品经理被认为编了普遍很不好的借口,我很羞愧,但过来了。
第二次非常倒霉,本来我们整个创业过程中有一次我就觉得够了,因为我们这种经验不需要很多次。中午12点,人力资源的孩子给我发微信,说今天又是发不出工资了,又是10号,所以建议早一点说,不要下班的时候才说,下班的时候再说大家怨气更重。我犹豫了一下,那时候是真的应该有一笔货款该到银行没有到,我没有任何撒谎。他说了这个话以后我犹豫了一下,说好吧,你说的也对,下班的时候再说大家会恼怒,就说早一点说得了。结果非常生气的时候,人力资源当时给全体600-700名同事发了通知说今天工资发不了了,又说银行系统的故障。结果刚发完,连一个小时就不到,结果这狗娘养的银行钱就到帐了,告诉我可以发工资了,你知道那时候我的心情,又只好通知大家,你看真的是银行问题,现在到帐了。所以,我告诉你创业的过程全是这样的血泪,事后说起来是笑话,当时是血泪,当处在血泪之中的时候一定要有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我们几个管理层在后面几个小屋里开会,也像今天和你开玩笑一样,虽然心里怕的要命,但开完了心情好很多。如果你们将来创业走到了这样的时候一定要硬着头皮开玩笑,你看美帝国主义拍的好莱坞那些大片,在战场上大家生死存亡大家还开玩笑,有人说这是美国英雄主义瞎渲染,把这些人弄的好像特别不惧生死似的,其实是我们处在那样的情况下开个玩笑缓解一下自己和别人的焦虑是有积极正面的作用。

张鹏:最后一个问题是,经过这么多的艰难曲折,2016年这么多的波峰波谷,你认为现在锤子是进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感觉吗?你在这样的画面下,这样的钢琴曲伴奏下给大家讲你的今天看未来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罗永浩:我认为过去几年一直是面朝大海的,因为一直有追求、雄心壮志的,所以一直是面朝大海的。但有的时候是惊涛骇浪,有的时候是腥风血雨,有的时候看起来比较愉悦的样子,只是这个区别,但一直是面朝大海的。从另一个角度,你刚才提到春暖花开,我们认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科技行业一旦走进去就是一条不归路,只有每天逼着自己往前跑往前赶才能存活下来,所以,春暖花开我们是不想的,对我们来讲,春暖花开就是退休的时候,否则永远没有春暖花开。我觉得这是科技行业创新者的宿命。
但相对于别的行业,传统的快销品行业是有百年老店的,像可口可乐这样的汽水,100年以后它是第一还永远是第一,如果我们有机会穿越100年来到地球看,我相信可口可乐还是巨头,但见过硅谷的,中国这些科技巨头我估计99%都倒闭了,换成了一批你没有听说过的巨头。从创业者或者企业家角度看起来,貌似是个伤感的东西,其实从整个人类角度看是非常好的主题,因为传统行业里,正是做不出革命,做不出突破,做不出创新,只要人类基因对于糖的需求是恒定的,可口可乐是第一的话那永远是第一。
在科技行业里,来自以色列的几个小伙子,南非的几个小姑娘,或者来自中国大陆的几个相声演员颠覆一个行业,结束一个时代这种事情是经常会发生的,从这个意义上,我认为这是科技行业真正令人兴奋和感到幸福的地方,也就是说这个行业没有百年老店,说明创新者是有机会的。如果一个行业两百年、三百年被一个财团,被一个巨头,被一个已经毫无进取心的巨头始终把持局面的话,那才是真正悲哀的事情。从这个意义上,我们从事科技行业的人应该心态健康地去看待没有百年老店这件事儿,只要你在这个位置上一天就没有春暖花开,永远……
张鹏:但是可以面朝大海。
罗永浩:对,可以面朝大海,但不要妄想春暖花开,春暖花开只能到退休的时候或者是倒闭的时候。

ZZYSAY: 之前一直对老罗没有太多的了解和关注,只是知道他是在参加东半球演说最多的一位企业家。这次的鹏友说听完之后对老罗真心路转粉。科技行业就是不归路。有时候惊涛骇浪,有时候腥风血雨。有些事现在讲是笑话,当时都是血泪。当他一直用“企业家”来调侃自己的时候,听他平淡地讲公司两次发不出工资的时候,我们都能感受到一路走来的那种辛酸。当他说到公司在濒临倒闭的时候,他们已经严格的按照破产清算模拟地走了一套流程,我可以深深地感受到老罗内心的那种责任和担当。锤子一路走来确实不容易,没有任何产品背景和技术积累,就这样横冲直撞地杀入了科技行业,这其中经历的多少酸痛,都不是我们能想象的。所以在作为一个团队的leader的时候,不管在面临什么样的困难,一定要扛下来,扛过去这段时间,就能迎来柳暗花明的时刻。在最艰难的时候,做好最坏的打算,努力去做最好的事情。

主题演讲

人工智能技术

瘫痪病人能用「意念」重新行走,这件事正在发生。

杜克大学神经工程研究中心创始人 Miguel Nicolelis

ZZYSAY:随着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的发展,人工智能被推上了时代的风口浪尖。但是平心而论,现在的人工智能,其实就是有多少人工,就有多少智能,单纯的拟合是不可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的。反观人类的工业革命和颠覆时代的发明创造,飞机,轮船,无一不是来自于仿生学。所以说,脑科学才是真正实现人工智能的基础,这才是从 0 到 1 的关键。但是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智能体是否会有自己的思维,这涉及到的已经不是技术层面的问题,而是关于到伦理和道德层面的问题,就如同十年前如火如荼的克隆技术,由于面临的道德伦理问题,在十年后的今天,也已经没落下去。

Google 正在 TensorFlow 的基石上构建 AI 大厦。

谷歌大脑资深研究员 刘小兵

ZZYSAY:现在讲 AI 绕不过深度学习,因为深度学习是这波 AI 浪潮最开始的驱动力,深度学习严格来讲其实是深度神经网络。神经网络最开始模拟人类大脑,有神经元,神经元之间有连接,模型就是在学习连接的强度。AI 发展这么多年,首先需要解决的是平台问题。演讲中,刘小兵提到了: More computational power needed, Deep learning is transforming how we design computers. 摩尔定律即将终结,需要进行软件和硬件的协同设计。Google 正在做这样的尝试,包括 TensorFlow,包括 TPU,开放出的公众接口,也展现出了一个公司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这是一个伟大到可以影响整个人类发展进程的公司。

让人更懒,腾出大把的时间来享受生活,才是真正的 AI 解药。

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人 浅雪

浅雪:在 18 世纪的时候,蒸汽机其实是作为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代表而诞生的,但是过了几十年的时间,因为火车才真正地把整个工业界带入到了一个新的时代。
今天蒸汽机有点儿像是深度学习,在技术发展路线上面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阶段,但是要把这些技术、计算能力、计算平台能够更发扬光大的话,还是需要有像火车这样的产品。
所以,今天无论是创业还是有人工智能实验室的部门企业也好,大家可能首先要回答的是我们如何找到第一个「火车」,带领我们真正进入第二次机器革命。

ZZYSAY:这篇演讲明显是从产品经理的角度来思考问题了,在这次演讲中,浅雪提到了阻碍 AI 发展的四个因素:人工智能是基础科学;用户预期管理(对机器超越人的恐慌心理,用户期望值太高,手机壁垒);团队组成不光需要科学家;开疆辟土的精神。人类本身是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冲动,需要跟机器之间做一个比较和赛跑,所以今天我们对于人工智能本身可能有非常多很好的畅想,但是这条路其实还蛮长的。我们总是想得比行动得快,当我们真正做起这件事情来,我们会发现可能还要花一两年,三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达到。所以,今天对于人工智能的这些团队、从业者也好,一定是要有「又傻又天真」的感觉。借用阿里巴巴的一句话,叫: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人工智能应用

人工智能与汽车融合的两条路径:汽车对路的理解以及汽车对人的理解。

科大讯飞汽车事业部总经理 刘俊峰

ZZYSAY: 在 Rebuild 2017 大会上,科大讯飞发布了一款叫做「小飞鱼」的车载语音助手,旨在让用户更安全地在车上使用手机。科大讯飞之所以做这个产品,是为了更多的释放人在车上的时间,从而为自动驾驶体用技术支持。谈到自动驾驶,现在很多公司都在做,有新型的互联网公司,也有传统的汽车公司,但是自动驾驶面临的技术问题和社会问题也是数不胜数,很多公司也在尝试着进行辅助驾驶,其实这是对当前的大环境一个折中。其实自动驾驶或者说智能汽车面临的一个更大的问题是,汽车的迭代周期和技术的迭代周期远不在一个数量级,汽车的使用寿命可能在五年,甚至十年,但是一个新技术的出现可能只需要几个月,几个月后就会有更新更方便的技术来替代,所以如何让汽车上的软件做到紧跟时代的迭代,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在中国做智能音箱,不能直接复制亚马逊的 Echo。

Sugr米糖科技创始人&CEO 宋少鹏

ZZYSAY: 自从亚马逊推出了智能音箱 Echo ,Alexa 成为了一个如同 Siri 一样被人们广为使用的语言助手。语音交互降低了人跟物理世界交互所需的能耗。这个趋势符合产品迭代的趋势。过去的这一年,各种智能音箱层出不穷,俨然已经进入到一个“百箱大站”的时代。但是,由于中美用户习惯的不同,美国用户更习惯于音乐的流式播放,而中国用户更倾向于音乐的点播,所以中国用户使用此类产品需要更多和产品之间的交互,这就对 Echo 在中国市场的推广造成了很大的阻碍,这也是为什么 Echo 在中国的销量不尽人意的一个重要原因。同时,带给我们的另外一个思考就是语言的问题,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多语言的国家,方言也是在中国推广语音助手时急需解决的一个问题。

智能家居的关键,是让设备从进家的那一刻就开始自主学习。

BroadLink创始人&CEO 刘宗儒

ZZYSAY: 2014年是智能家居最火的一年,还记得当时参加第二届全国高校物联网应用创新大赛的时候,我们团队做的就是一个关于智能家居的课题。但是在接下来的两年内,智能家居突然变得沉寂下去,当时所谓的智能家居实际上就是对家居的自动控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智能,并且操作起来极为不便,部署成本极高。而随着智能音箱的出现,智能家居又一次进入了大众的视野。智能家居其实不是面向个人,而是面向一个家庭,所以简单的推开门所有的家电开始运转是一个很不现实也很不合适的做法。关于所谓的智能家居,很久以前我们用面板来控制,到2014年我们用手机中的超级 App 来控制,到现在可以用 Echo 音箱来控制,但还是需要人去控制。真正的智能是其 AI 系统会跳过人思考决策的步骤直接面对需求,系统会根据用户的需求给出合理的安排。做这样的产品,不能只是简简单单地做一个集成的控制系统,这样的一个系统传统的家电厂商也能做,出于商业目的,他们也不会给这样的产品提供接口。所以需要做一些别人做不了的东西,比如互联网的技术,优秀的机器学习算法,优秀的决策机制,所以,智能家居之争,不在于简单的控制,决策算法才是其真正的核心。